欢迎来到6up【真.厉害】

400-0314937

您的当前位置: 主页 > 磨具中心 >

6up武某与青岛兆通铸造机械有限公司、山西海特

时间 2020-12-04 07:15

  地址:山西省晋中市山西综改示范区晋中开发区汇通产业园园区9号路南侧、电厂西侧。

  雇佣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诉讼中被告

  作为被告参加诉讼,本院予以准许。原告武某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吕晓平、武津丞,被告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依法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医药费、伙食补助费等各项费用共计1147480.8元;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2017年4月29日原告经人介绍由被告公司雇佣并由公司负责人王同胜到太谷祥德通铸造厂安装设备调试皮带输送机工作,当时预定工资为每天150元,2017年5月2日下午3时许,原告在调试安装皮带输送机过程中,由于同机安装调试中还有榆次工人一起干活,竟在我干活中,榆次工人开通电源致我胳膊及身体卷入机器中,导致受重伤致残,事发后企业打了120急救车,把我送到太谷县人民医院急诊,当时医生检查让转院到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诊断为颈髓损伤四肢不全瘫,进行手术治疗,住院30天花医药费12万多元,被告公司付款63900元,剩余款由原告垫付,现原告出院在家卧床(瘫痪)休养。在诉讼过程中,原告申请法院对其伤残等级及护理依赖进行鉴定,经山西省晋中市第一人民医院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原告双手肌瘫构成肆级伤残、四肢不全瘫构成伍级伤残、武某存在大部分护理依赖。综上所述,原告受被告雇用期间遭受损害,故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6up,依法提起诉讼,望人民法院查明,判准原告请求。

  辩称,我公司与太谷祥德通铸造厂签订的是粘土砂生产线设备,从双方签订的合同,设备明细及平面布置图纸中不包含本案涉案中原告受伤的输送机设备。我公司与太谷祥德通铸造厂签订的砂处理设备,已经于2016年全部安装完成,而海特尔公司所提供的造型机是在2017年1月,按照惯例,海尔特还应提供造型机的输送设备,但因海特尔没有提供此输送设备,太谷祥德通铸造厂所以要求我方加工制作输送机设备。所以我方2017年1月13日输送机设备才发给太谷祥德通铸造厂,因双方没有签订合同,就无偿送给了太谷祥德通铸造厂输送机设备。原告是因为第三人的过错导致受伤的,应追加原告

  为太谷祥德通铸造厂提供的是造型机设备,原告在诉讼中也称:由于同机安装调试中还有榆次工人一起干活,竟在我干活中,榆次工人开通电源致使我胳膊及身体卷入机器中,导致受重伤致残因此这是第三人侵权造成的人身损害,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雇佣关系以外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即使答辩人应当承担责任,但也没有能力全部承担原告所诉的损失,故应当

  作为被告参加诉讼,并承担赔偿责任。护理依赖费用计算数额是错的,时间过长,不能计算20年。另外原告自身也有过错,也应承担一定的责任。原告的伤残鉴定是单方申请鉴定的,原告据此要求支付护理依赖费用、后续治疗费用及伤残赔偿金过高,我公司对鉴定意见书不服,要求重新鉴定。

  辩称,被告1申请追加我公司为被告,并要求我公司承担责任的诉讼主张,不符合法定程序。根据原告的起诉内容,原告与被告1之间的关系是劳动关系,原告所受的伤害应该通过工伤认定,劳动争议仲裁等前置程序先行解决,原告直接提起本案诉讼,而被告1将与原告没有劳动关系的答辩人追加为本案被告不符合法定程序,根据民诉法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诉讼案件的诉讼标的,是原告对被告的诉讼请求是否成立,案外人与当事人存在共同的权利义务关系,才能追加为当事人。而我公司与被告1没有共同的权利义务关系,不应成为被告。2、本案中,我公司与被告1公司的工作人员共同调试铸造设备,被告1公司的输送机设备在调试过程中的开关和停止,6up由主机设备自动控制,并不由我公司的人员手动控制,在设备调试过程中我公司工作人员没有调派,故对原告的损失不承担赔偿责任。3、原告属于被告1雇佣,没有设备专业技术人员,而被告1没有对原告进行安全事项等方面过培训,并且没有单独安排原告培训是造成原告受伤的根本原因。被告1应对原告承担全部赔偿责任,要求我公司分担赔偿责任不符合法律规定,没有事实依据。请求法院判我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质证,对原告提供的诊断建议书、病历、面额为124279.92元的医疗费票据、出院证、户口簿、费用清单、原告儿子与被告

  在太谷的公司负责人韩某1关于其公司垫付款的通话录音和其公司打款给原告儿子银行卡款项的银行往来及其已经垫付63900元的事实等证据,被告

  的证人韩某1的证人证言,当事人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认定如下:原告主张其住院期间由两人护理,但未提供相应的证据,故对其主张的两人护理的请求不予支持,应按一人护理计算为宜。被告对原告主张的营养费有异议,认为原告没有医疗机构的建议不应赔偿营养费,但原告伤情较重且有医生的营养处方单在案佐证,故对于原告主张的营养费酌情予以考虑100天。被告还对原告主张的误工费有异议,认为原告请求的标准过高计算时间过长,而原告请求的误工费每天150元是双方用工时约定的工资标准,误工时间计算至评残前一天也符合法律的规定,理应予以支持,故对被告的辩解意见不予采信。被告虽然对原告在诉讼过程中申请法院对其伤残等级进行鉴定的意见书有异议,认为是原告单方申请鉴定的,但未向我院提出重新鉴定的申请,而原告的伤残鉴定意见书是在诉讼过程中申请法院进行的鉴定,故对原告的伤残鉴定意见书予以采信。被告

  提供了与太谷祥德通铸造厂的工业品买卖合同书、技术协议书、砂处理系统成套设备明细报价表、工艺布置图、设备安装合同、运输协议与装运清单等证据,原告持有异议,认为与本案无关,经本院审查,被告

  提供的录音内容无相应原始录音在案佐证,而原告也不予以认可,无法确定其真实性和来源的合法性,故无法予以采信。被告还对原告主张的残疾赔偿金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有异议,认为应按农村居民标准计算,但原告提供了太谷城内的房屋产权证,而原告又以打工为生,故对于原告主张的残疾赔偿金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的请求予以支持。被告还对原告主张的交通费用有异议,认为无相应票据佐证不应支持,但原告发生事故后异地就医,并且伤情较重行动不便,交通费的发生是必然的,酌情予以考虑2000元。诉讼过程中原告申请了证人韩某2、郭某出庭作证,虽然与其出具的证言内容中所说的:起动电源开关是韩某1的证言有些出入外,其他的工作过程通过与原告申请出庭的证人韩某1质证,可以确定原告武某和郭某是跟随被告

  在太谷负责设备调试的韩某1工作的事实存在,而原告受伤后,韩某1送原告到太谷县人民医院和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治疗,通过原告儿子与韩某1的通话录音确定,发生事故后,韩某1向被告

  的负责人王同胜报告后,公司给原告垫付了部分医疗费的事实也是存在的。被告

  虽然辩解其与太谷祥德通铸造厂的买卖合同早已履行完毕,与原告之间没有雇佣关系,但也承认原告受伤的输送带设备因为原来双方的买卖标的比较大,此设备是其免费提供给太谷祥德通铸造厂的,而其申请出庭的证人韩某1也承认其是被告

  委派到太谷祥德通铸造厂负责设备调试的驻厂负责人,故对其对原告伤害后果不应承担责任的辩解意见不予采信。被告

  追偿。原告主张20年的护理时间,考虑原告的现在的岁数和身体状况,对被告

  辩解护理时间过长的意见予以采信,酌情考虑15年,如原告15年后还存在继续护理的情形,可另行继续向被告被告

  在太谷祥德通铸造厂进行设备调试工作,双方之间形成了临时性雇佣关系,原告在工作中受到的伤害,被告

  理应对原告的伤害后果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原告的经过庭审可确定的赔偿项目及数额为:医药费70000元(除去被告

  垫付的63900元,还包括原告住院期间外购药及其住院期间购买其它用品的费用)、营养费30元/天×100天=3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00元/天×30天=3000元、住院期间护理费100元/天×30天=3000元、后期护理依赖:36307元/年×15年×80%=435684元、误工费150元/天×195天=29250元、残疾赔偿金27352×20×72%=393868元、交通费2000元、精神抚慰金35000元、鉴定费4100元,以上共计978902元。对于被告

  已经垫付的医疗费63900元,因原告在本案中已经核减,故对于原告其它的合理合法的损失理应予以支持。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三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一篇:6up广东美邦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主营产品或服 下一篇:江西Cr26耐腐蚀铸造厂家